当前位置: 首页 主要优势
主要优势 MAIN ADVANTAGES

主要优势

全球化资源配置
 资源配置国际化: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走出去”与“引进来”并举,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无疑为新时期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增置了一台功率强大的“新引擎”。由此,如何全面启动资源跨国配置“新引擎”就成为一项现实而紧迫的课题。资源配置国际化的实践意义

 20多年的改革开放,推动了我国社会生产力的大发展和由“短缺”到“过剩”的经济转型,进而也给善于应对“短缺”、习惯于供给总量扩张和“添平补齐”式结构调整的我国经济发展带来了新课题——怎样在相对过剩经济条件下实现国民经济高质量、快速增长。很显然,新时期要实现经济快速增长不能再念数量扩张的“老皇历”,应该从扩大有效需求、提升产业结构、拓展“两个市场”(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用活“两种资源”(国内资源和国外资源)、加快制度创新等方面去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因此,有两篇文章必须做好:一是为我国对相过剩的生产能力,适用技术找出路,延长我国优势产业的生命周期,使固化了的存量生产资本和劳动力资源继续发扬光大,进一步发挥“比较优势”;二是为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寻找资本和技术(包括管理)支持,弥补国内资本和技术投入不足或短缺所留下的“资本缺口”和“技术(管理)缺口”。而要做好这两篇文章,有一个途径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怎样借助经济全球化,在利用好国内市场和国内资源的同时,利用好国际市场、国际资源,实现资源配置跨国化。因此,要坚定地“走出去”,不仅要继续调整我国出口产品结构,适应国际贸易结构的新变化,发展新型服务贸易、资本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提高国际市场竞争力,而且要发展中国的跨国公司,直接利用外国资源和外国市场,挣脱国内资源不足和市场相对过剩的发展“窠臼”,解放生产力,发挥我国优势产业的生产能力。其次要着眼“引进来”,既要积极引进国外的资本、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又要深化与跨国公司的合作,向跨国公司学习。我国是一个人口多、底子薄、地区发展不平衡的发展中国家,必须不失时机地利用发达国家通过经济全球化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的机遇,把发达国家技术先进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中国,充分发挥我国人口多、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的优势。我国是一个相对落后的国家,要改造旧的产业结构,加快企业重组,更需要吸引外资,让外资参与国有企业改革与重组。只有“走出去”和“请进来”并重,着眼全球资源和全球市场去发挥自己的优势,实现资源跨国配置,才能真正克服“禀赋缺陷”、资本缺口、技术(知识)缺口以及国内市场萎缩等矛盾,实现经济的快速、稳定、可持续发展。“走出去”:发挥优势

 

 随着我国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的日益加快,我国经济发展的对外贸易依存度不断提高,商品进出口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1980年的12.6%上升到2000年的44%以上。出口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在1997年—2000年的经济增长率8.8%、7.8%、7.2%和8.3%中,出口的拉动作用分别高达2.21.91.62.1个百分点。因此,“十五”期间我国国民经济要实现稳定增长,就必须继续加快对外贸易的发展步伐,依托我们的资源禀赋优势和“长线产业”的竞争优势,扩大出口,为国民经济发展提供“基础动力”。

 

首先,要用“新技术”整合传统劳动和资源密集型产业,增加技术和知识含量,提高我国劳动和资源密集型产品的出口竞争力。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就业任务艰巨。因此发挥劳动和资源密集型产业的优势,参与信息革命带来的新一轮国际贸易分工,承担发达国家转移给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密集型和低附加值生产环节,发展经济效益较低的加工贸易必须长期坚持。我们要从全球化视野看待出口结构的调整,不能片面地认为出口产品中制成品的比重高、劳动密集型产品、农副产品比重低,就是出口产品结构“优化”,关键要看是否有利于弘扬我们的资源优势,具有国际竞争力。“劳动和资源密集”是我国参与国际竞争的传统优势,劳动力资源丰富,成本低廉仍然是我国传统优势出口产业如纺织、服装、玩具、传统工艺品等发展和竞争力的坚实基础。只要我们注意提高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技术品位”,实施“品牌战略”,改变小型化、分散化的产业组织结构,发展规模经济,就一定能够进一步提高出口竞争力,再造我国劳动或资源密集型产业的辉煌,进而推动国民经济稳定发展。

 

其次,发展多边贸易,扩大具有竞争优势的机电设备和家电产品出口,释放过剩的生产能力。随着我国的社会生产力发展和技术进步,国内的机电产品生产企业在完成“进口替代”的历史性任务之后,已经面临生产过剩和国内需求不足的双重压力,迫切需要向国际市场释放生产能力,寻求新的发展空间。如果我国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机电设备和家电产品能够通过发展多边贸易获得更大的出口,使国内过剩生产能力得以有效的释放,那么必然会有利于进一步拉动国内经济的增长。

 

第三,增加对外直接投资,直接利用外国资源和国际市场发挥我国的成熟技术和优势产业,带动出口,构建我国经济增长新的“动力源”。目前,跨国公司是经济全球化的弄潮者,是国际市场竞争的“主角”。世界各国都把发展跨国公司作为提高国家竞争力,带动本国经济发展的新动力。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在国内资源紧缺和国内市场萎缩的情况下,不失时机地发展对外直接投资,打造自己的跨国公司,不仅有利于利用国外的各种资源,发挥成熟技术和优势产业的国际竞争力,而且有利于我国企业进一步参与全球分工,分享资源全球化配置的利益,提高资本收益,进而促进国内产业结构调整和国民经济稳定、高效地增长。“引进来”:弥补劣势

 

我国经济要发展,需要企业及其产品“走出去”,去接受国际竞争和经济全球化的洗礼,同时也更需要我们坚持“拿来主义”,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让世界上属于人类共同财富的先进知识和技术为我所用。因此,未来五年或者更长的时期,我们必须矢志不移坚持扩大利用外资的政策,鼓励外商特别是跨国公司参与国有企业改组改造,投资高新技术产业和出口型产业,促进我国产业结构升级,进而形成保证我国经济快速、持续增长的“新结构、新机制”。

 

首先,利用外商投资可以直接弥补国内资本“缺口”,为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提供充足的“资本支持”。目前,我国继续采用积极的财政政策,可以通过扩大政府投资来弥补经济发展所需资本的“缺口”。但这个政策如果长期实施会加剧财政风险。我们也可以千方百计启动民间资本,把沉淀在银行的8万亿元人民币“挤出”一部分来弥补经济发展所需资本的“缺口”。但我国绝大多数民间资本投向了国内已经处于过剩的一般产业和领域,对消除我国经济结构中存在的“小、散、低、同、少”的弊端和实现产业结构升级并无多少益处。而国外直接投资则具有“一石三鸟”的功效,既可以弥补中国经济发展的“资本缺口”,又可以依托直接投资“携带”的先进技术、知识产权和先进管理经验来提升我国产业竞争力,还可促进国有企业资产重组和国有企业转机建制。我国已经连续5年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直接投资的东道国,每年400多亿美元的国外直接投资,不仅极大地缓解了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所需巨额资金的压力,而且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增长和对外出口的主导力量。

 

第二,实施以结构调整促进经济增长的战略,利用国外技术弥补“技术缺口”。产业技术升级是未来五年或者更长时期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我国的产业技术升级的“技术源”,虽然可以通过我们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发展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经济适用技术来获得,而更需要通过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填补国内高新技术空白。因为日本、韩国后起工业化国家缩短发展差距,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经验表明,后起国家可以通过省去不必要的前期技术开发成本,通过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创新,实现技术跨越和产业升级。目前,我们要特别重视吸引掌握先进技术优势的跨国公司来华投资,参与我国传统产业的改造和新兴产业的发展,为我国产业结构升级提供技术支持。跨国公司最大的优势就是技术优势,它的研究与开发投资占全球的90%,掌握全球80%的最新技术。因此,我们要利用当前国际经济结构调整和技术转让进程加快的大好时机,加大对国外高新技术的引进,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提高我国国民经济的持续发展能力。

 

最后,让国外直接投资参与国有企业改组,有利于国有企业投资主体多元化,规范法人治理结构,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步伐,为我国经济快速、持续发展奠定制度和机制基础。跨国公司本身是在现代市场经济磨练中成长起来的公司制企业,不仅具有清晰的产权关系和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而且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和完善的国际生产、销售和服务网络。积极利用跨国并购等吸引外资的新方式,既有利于提高我国企业的市场能力和抵御风险的能力,也有利于国有企业成为真正的市场竞争主体。特别是让外国直接投资进入国有企业,形成投资主体多元化和规范法人治理结构的利益主体,有利于政企分开,做到政府行为和企业行为“两规范”。因此,我们需要从推动国有企业改革的角度,积极吸引跨国公司的投资,包括并购式的投资,使其成为推动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战略投资者。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华宇金控资本控股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39511号
技术支持:华大网络